<var id="trdtf"></var><cite id="trdtf"></cite>
<var id="trdtf"></var>
<var id="trdtf"></var>
<var id="trdtf"><dl id="trdtf"><listing id="trdtf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cite id="trdtf"><dl id="trdtf"><listing id="trdtf"></listing></dl></cite>
<var id="trdtf"><strike id="trdtf"><listing id="trdt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trdtf"></menuitem><cite id="trdtf"><video id="trdtf"><thead id="trdtf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menuitem id="trdtf"></menuitem><var id="trdtf"><strike id="trdtf"></strike></var>
這是描述信息

產業高層預言:缺芯片問題還要延續兩年

【概要描述】極紫外光(EUV)微影設備的唯一制造商ASML指出,該公司預期芯片短缺情況至少在未來兩年還會持續發生。這個警告來自于ASML所仰賴的供貨商,包括提供關鍵鏡頭的德國大廠Carl?Zeiss;反過來說,Zeiss也受到供應鏈問題的影響。

一位Zeiss的代表接受英國攝影雜志《Amateur?Photographer》采訪時表示:”當然,在攝影領域我們Zeiss也受到半導體短缺和零組件價格上揚的影響?!?

產業高層預言:缺芯片問題還要延續兩年

【概要描述】極紫外光(EUV)微影設備的唯一制造商ASML指出,該公司預期芯片短缺情況至少在未來兩年還會持續發生。這個警告來自于ASML所仰賴的供貨商,包括提供關鍵鏡頭的德國大廠Carl?Zeiss;反過來說,Zeiss也受到供應鏈問題的影響。

一位Zeiss的代表接受英國攝影雜志《Amateur?Photographer》采訪時表示:”當然,在攝影領域我們Zeiss也受到半導體短缺和零組件價格上揚的影響?!?

  • 分類:行業新聞
  • 發布時間:2020-03-25 18:23
  • 訪問量:
詳情

極紫外光(EUV)微影設備的唯一制造商ASML指出,該公司預期芯片短缺情況至少在未來兩年還會持續發生。這個警告來自于ASML所仰賴的供貨商,包括提供關鍵鏡頭的德國大廠Carl Zeiss;反過來說,Zeiss也受到供應鏈問題的影響。

一位Zeiss的代表接受英國攝影雜志《Amateur Photographer》采訪時表示:”當然,在攝影領域我們Zeiss也受到半導體短缺和零組件價格上揚的影響。”

ASML首席執行官Peter Wennink接受《金融時報》訪問時表示:”他們顯然需要生產更多鏡頭;”但正如他所解釋的,這意味著Zeiss得”建造無塵室;他們需要著手取得營建許可、開始組織新工廠的建設。一旦工廠準備就緒,還需要訂購制造設備、需要雇用人手;然后…制造鏡頭需要花費超過12個月的時間。”

對此,ASML發言人婉拒提供進一步的評論。而在Wennink做出以上對于供應短缺的預估之前不久,產業領導廠商才宣布了要增加對美國與歐洲的晶圓廠產能投資;例如,英特爾(Intel)宣布計劃對位于歐盟的半導體產能投資800億歐元(約880億美元),以強化其供應鏈并減少對亞洲芯片制造的依賴。

“最近的芯片短缺提醒了我們,在短期內過于依賴任何一個地區的風險。今日,有80%的芯片是在亞洲生產的;”根據《EE Times》歐洲版的報導,英特爾首席執行官Pat Gelsinger在3月中旬舉行的一場在線記者會中表示:”我們具有指標性意義的泛歐洲投資,滿足了全球對更加平衡、更具韌性的供應鏈需求。”

然而,全球供應鏈恐怕還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看到這些投資的任何回報;重新平衡供需問題也仍然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。市場研究機構Tirias Research創辦人暨首席分析師Jim McGregor解釋,這是因為新建晶圓廠可能需要數年才能上線,而生產新一代芯片所需時間和成本限制仍是挑戰。

“你必須明白,我們不打造舊晶圓廠,我們只建造新晶圓廠。包括GlobalFoundries、臺積電(TSMC)、三星(Samsung)、英特爾等公司正在進行或規劃中的所有建設,都是為了全新的晶圓廠。他們會需要新設備,EUV無疑是一個瓶頸,特別是因為目前只有ASML一家廠商生產EUV設備,而且那些設備既龐大又昂貴。”

McGregor同意,供應鏈危機至少將在未來兩年持續,甚至可能持續更長時間;一切取決于晶圓廠能以多快的速度制造更新的芯片,以重新平衡供需。

他表示:”從更廣泛的意義上來看,我們至少在未來兩年仍面臨半導體短缺。要讓新產能上線需要較長的時間,而且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滿足需求。目前,很多產能的短缺是發生在較舊的工藝節點上,包括較舊的2D半導體產品,如45納米、65納米,甚至是28納米。”

“我們需要將這些產品轉移到新一代的工藝、新的技術;”McGregor指出:”很多時候人們不想動這些產品,因為很昂貴,不想更新光罩套件、不想重新取得認證。但在整個生命周期中,有部份產品最終會進入新世代;這最多需要兩年時間,只要需求持續,我們就能再次達到真正的供需平衡。”

然而,產能過剩仍然是一個相關問題。Wennink在2月初公布ASML的2021年報時,試圖緩和對可能供過于求的擔憂;他進一步指出,在美國、歐洲、中國以及日本和韓國廠商的共同努力之下,今年半導體產業資本支出預期是2021年度總額1,500億美元的一倍,“這引發了對潛在供過于求的擔憂。”

但他認為,“’半導體產業的顯著成長前景,確實需要更多的產能;著眼于支持所有這一切的高水平資本支出,產業伙伴將付出足夠的努力,來維持一個容易取得、高效率的創新生態系統。”

McGregor則認為,盡管供應過剩的可能性并不是一定會發生,但絕對是存在的;特別是考慮到地緣政治和經濟沖擊對芯片產業的影響;“供應過剩絕對有可能,即使需求維持不變,假設沒有經濟影響、沒有產業修正,我們仍有可能走上那條路。特別是如果你考慮到英特爾目前正在嘗試建設4座全新晶圓廠,還有臺積電、三星以及其他公司的相關計劃。”

他進一步指出:”如果加總所有可能上線的產能,就會過度供給,而這也不會是第一次;美光(Micron)位于美國猶他州Lehi的晶圓廠閑置了十幾年,英特爾的Fab 42現在雖然產能滿載,之前也閑置了十幾年。供過于求曾經發生,毫無疑問也可能會再次發生。”

“然而,這其中有一部份并不僅是為了趕上需求,而是制造業的重新平衡;”McGregor表示:“我在五年前就提出了這個觀點,當時我說,‘想想看,現實情況是我們有50%以上的半導體制造產能位于受到共產主義政權威脅的地區。’那是一個可怕的想法,但今日的情勢比五年前更可怕。”

他的結論是:”這有一部份也是為了重新平衡,因為地緣政治在過去幾年瘋狂發展,我們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;即使我們高估需求,在亞洲以外的其他地區──特別是歐洲和北美──擁有更多制造產能,仍然相當重要。”

本文同步刊登于臺灣版《電子工程專輯》雜志2022年5月刊

責編:Judith Cheng

(參考原文:ASML Warns Chip Shortages to Continue Over Next Two Years,By Stefani Munoz)

責編:Amy.wu

掃二維碼用手機看

嘉興豐琪電子科技有限公司

聯系我們

地址:浙江嘉興秀洲區八字路1號

郵箱:tankl@jxfengqi.com

電話:0573-8271 2555

傳真:0573-8271 2555

pic

掃一掃,關注我們

无码精品第一页
<var id="trdtf"></var><cite id="trdtf"></cite>
<var id="trdtf"></var>
<var id="trdtf"></var>
<var id="trdtf"><dl id="trdtf"><listing id="trdtf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cite id="trdtf"><dl id="trdtf"><listing id="trdtf"></listing></dl></cite>
<var id="trdtf"><strike id="trdtf"><listing id="trdt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trdtf"></menuitem><cite id="trdtf"><video id="trdtf"><thead id="trdtf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menuitem id="trdtf"></menuitem><var id="trdtf"><strike id="trdtf"></strike></var>